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环保路径:从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切入

中国环保路径:从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切入

2009-07-02 [1778]


在早年与Anna Louis Strong(安娜·路易斯·斯特朗)通信的过程中,Maurice Strong(莫里斯·斯特朗)从这位远亲这里获得了对中国zui早的兴趣和热情。

80岁的Maurice Strong(莫里斯·斯特朗)横跨环境、能源和经济多个领域,曾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秘书长特别顾问;世界银行总裁顾问及管理委员会委员;联合国环境计划署首任执行董事;加拿大电力总公司总裁;加拿大石油公司董事长、总裁等职务。

从联合国前副秘书长职务退下来后,今年80岁的Maurice Strong大部分时间仍居住在中国。

在联合国期间,Maurice Strong在气候变化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制定和执行过程中做了大量协助工作,包括建立清洁发展机制(CDM),并与中国官员和专家合作促成了该机制的建立。如今,他是中国多所大学的名誉教授以及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副所长。

6月29日,本报记者采访了Maurice Strong。Maurice Strong认为,在气候变化控制领域,中国政府已经行动起来,有着比美国更为严格的排放标准,但中国仍存在很多困难,发达国家应该提供更多资金和技术。

“从公正公平的角度,发展中国家理应受到发达国家的支持,然而,金融危机下,它们受到的支持正日趋减少”,Maurice Strong说。

《21世纪》:在你从联合国退休之后,为什么更为频繁地来访中国?

Maurice Strong:我在从联合国退休后,每年几乎有75%甚至80%的时间会在中国度过。我的一位远亲Anna Louis Strong(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美国作家,后定居中国,著有《中国大众:1927-1935年间的革命斗争》、《人类的五分之一》等书)是中国人民的朋友,正是她当时从中国写给我的许多信件点燃了我对中国的热情。

后来环境问题成为一个话题,1972年,联合国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次环境会议,中国也同样参加了那次会议,我能看得出来中国当时在此类会议上缺乏经验,因此我和中国代表团紧密合作,并认识了一位叫做曲格平(曾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的年轻人,他后来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

第二,我认为世界的未来很大地取决于中国,而中国的未来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在环境事业上做出的努力。

《21世纪》:在气候变化的问题上,你认为中国扮演了怎么样的角色?

Maurice Strong: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温室气体则是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气候变化已经波及到中国的那些来自高纬度的重要流域,水变得越来越稀有,干旱的地区逐年增多,气候变化逼迫着人们进行迁移。

中国政府已经行动起来积极应对,如中国有着比美国还要严格的排放标准,但是我认为还有两个困难:首先中国很庞大,一个小小的问题如果乘以13亿的话,就会无限放大,所以即便中国已经在努力试图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但是总体来说排放量仍然在上升,因为越来越多中国人开始加入私家车主行列;第二,中国还欠缺更先进的技术,在这方面其他国家应给予支持。

中国已经有了非常积极的态度,但是其他那些创造了环境问题的发达国家似乎还没有准备好,这些发达国家理应公证对待并提供相应的支持。

《21世纪》:对发展中国家来说,目前这个阶段是否是解决环境问题的*机遇?

Maurice Strong:实际上现在这个阶段对于大部分的发展中国家是非常艰难的,所以社会必须向他们提供更多的资源,因为如果发展中国家不能够以一种和谐可持续的方式发展,所有人都会付出代价。

从公正公平的角度,发展中国家理应受到发达国家的支持,然而,金融危机下,它们受到的支持正日趋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我们应该重构我们的经济系统,传统的资本主义经济体系已经失效了,在重构的过程中,我们应该让发展中国家充分地参与到这个建构过程中来。所以这不仅仅是一个*时机,也是一个必要的时刻,让发展中国家从一个新的经济体系获益。

《21世纪》:你曾从事过能源业,有关“新能源”的概念正在当下流行,你认为新能源的商机在哪里?又有什么需要企业和政府警惕的?

Maurice Strong:中国已经展示了其在可再生能源开发方面所取得进步——太阳能、风能等,尽管这些举动很重要,但是却只能满足很小一部分的需求。中国需要慢慢脱离化石燃料,开发更多的清洁能源,更加重要的是中国需要减少自己对于煤矿能源的依赖,因为这是zui不清洁的能源。我想重申,在这一方面其他的国家应该给中国提供支持——包括资金和技术,使中国能够开发新能源,并让煤矿能源比过去更清洁一些。

我无法说政府应该做什么,正如你说的,我是商人出身,并曾经长期从事有关能源方面的工作,所以我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不解决能源问题,我们就无法解决环境问题。我们需要提高化石燃料,特别是煤的使用效率,而中国相对于其他主要工业化国家而言,效率较低,这既是问题也是挑战,如果中国可以提高自己在能源使用上的效率,那么它当然可以减少自己的环境问题,并且降低自己的外部依赖性。

能源效率的同时也伴随着产业效率,中国的产业发展得很好很快,但是缺乏效率,如果产业效率,包括能源效率能够提高,这就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可以继续健康可持续地发展,如果缺少了效率,中国的经济增长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会带来相当巨大的社会问题。

《21世纪》:你对目前中国政府出台的环保政策、执行情况和效果有怎样的评价?

Maurice Strong:我觉得中国政府已经做得相当不错,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需要更多的新政策——因为中国已经有了很多不错的环境政策,而是要保证各级地方政府以及相关的企业单位能够遵守这些规定,例如说zui近中国政府将环保考核同干部任用挂钩,在环保方面表现不够的干部,在职业生涯上会蒙上“污点”,这种措施起到了很好的告诫作用。在执行方面,我主张“软硬兼施”,遵守规定表现良好的企业获得奖励,而那些没有遵守规定的人将受到相应的惩罚。